陈独秀的教授职称是哪一级,20世纪30年代的教师

2019-10-01 01:42 来源:未知

通常以为,蔡元培主持北京大学期间,陈独秀、胡适立刻就当上了最高一等的正牌教授。这里有误解,必须加以澄清。

  摘自:《文化人的经济生活》

实际上,虽然蔡元培校长求贤若渴,上任后立志改革,对于新派陈独秀、胡适都委以重任。但是蔡校长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任命陈独秀担任的学长职务,乃为4级学长,也就是最起码一级的学长,月薪300银圆(约合今人民币1万8千元);

  作者:陈明远

而胡适最初的教授级别,只是教授中第2等第8级(月薪为260银圆,约合今人民币1万5千多元),然后晋升为2等第7级,称为北大本科教授。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当时北京大学在本科教授等级之上还有正教授,那才是最高一等。

  编者按:20世纪30年代是个政治纷乱、经济发展、文化发达的时期,所以在刚刚摆脱“脑体倒挂”十余年后的今天,文化人们依旧怀念70多年前同道人逍遥自在的生活,毕竟“著书为稻粱谋”仍然是当代知识分子的生活写照。

这里人们会产生一个问题:既然第一等教授称为正教授,有正就有副,那么第二等的教授,理所当然就应该称为副教授啦!为什么却称为本科教授呢?

  1928年以后的十年内,中国的银圆、国币和法币比较坚挺,只在1937—1938年间物价水平(受抗日战争影响)有轻微的上涨,但仍保持基本稳定。所以30年代的经济情况便于用同一的物价、币值标准来和现在作比较。

蔡元培校长是在欧洲各国的大学考察多年的资深教育家,他特别对于德国的大学体制有深刻的了解。当时,中华民国初年的大学教育刚在起步阶段,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蔡校长凡事都不敢造次的。他一定反复思考过、掂量过。

  以生活必需品、日用品的实际购买力估算,1930—1936年银圆(或国币)1圆,约相当于今人民币30元左右。

在1917年蔡元培入主北京大学的时候,他认为在当时的中国学者中间,几乎没有一个能够胜任名副其实的正教授。而当时北大只好聘请够格的外籍专家担任正教授,如地质学专家葛利普,梵文专家钢和泰等不到十位;他们的月薪,按规定为400银圆左右(约合今人民币2万4千元)。要比本科和预科教授高得多,比陈独秀、胡适高一百多圆。这是应该的、合情合理的。

  例如,以主要食物的价格计算:1930—1936年大米每石10圆左右(当时1石=160市斤),合每斤6.2分钱,猪肉每斤2角钱,白糖每斤1角钱,食盐每斤2—5分钱,植物油每斤1角5分钱,鸡蛋每斤2角钱。

当时北大本科教授相当于后来的副教授

  又以饭店的客饭价钱作比较,30年代北平一份西餐大菜套餐为5角—1圆2角钱,今日同样的一份大约15—60元,相差30—50倍。

《北京大学通告》(北京大学文书档案室收藏)载:民国五年12月26日,奉大总统令,任命蔡元培为北京大学校长。……于六年1月4日到校就职。1917年5月教育部颁布《修正大学令》,规定大学教师的等级分为正教授、教授、助教授、讲师四等。

  以快餐面条作比较,30年代一碗光面4分钱,今日一碗光面1—2元,相差25—50倍。

请大家注意!这里,规定大学教师分为四等,到后来(10年后的1927年)才改定正式名称为:正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

  以信件的邮资作比较,30年代国内邮简3—4分钱,今日为6—8角钱,相差20倍。

实质上,1917年的北大本科教授相当于后来的副教授,而助教授相当于后来的助教。这样的正式划分,一直沿用到现在。

  再以图书的定价作比较,30年代一本3—5角钱的书,今日为10—20元左右,大约相差40倍。

那么,为什么在1917年,不像国际惯例那样分出副教授这个等级呢?我认为在这里蔡元培校长是煞费苦心的。堂堂最高学府——国立北京大学里面,中国自己的教师,如果在名称上连一个教授也够不上,那是丢面子的。中国人的国民性非常注重保全面子,为了面子关系,也为了表示今后的期待,蔡校长宁可采取这样的做法,是符合国情罢。

  本章对于30年代我国大中学校的生活状况,分别进行考证,对于当时北平、上海两地的生活背景(衣食住行等生活费)进行对比。

试想,当时胡适刚从美国念完博士学位归来(尚未正式领取博士证书),一个没有教学经验、初出茅庐的海龟,实际上只能担当副教授也就不错了嘛。资历、才能和学术贡献,都是必须名副其实、经得起考验才好。

  抗战以前学者的教学收入

1917年同时公布的《国立大学职员任用及薪俸规程》制订标准为:

  1927年6月南京国民政府教育行政委员会公布了《大学教员资格条例》20条及《大学教员薪俸表》,规定大学教员的月薪分4等(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12级。

校务职员方面——校长分为三级,月薪分别为一级600银圆、二级500银圆、三级400银圆;

  进入30年代,待遇的标准有所提高。按1927年规定,教授一级月薪500圆,到1934年增加为600圆,约合今人民币18000元;副教授一级月薪由340圆提高到400圆,约合今人民币12000元,等等(据《第二次中国教育年鉴·乙编》所载“大学教师薪俸表”,开明书店1934年)。

蔡元培乃是一级校长,月薪为600银圆。

  1931年1月,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管理美国退还庚子赔款的机构——年会决定,在今后5年内每年拨款20万圆给北京大学,作设立研究讲座、聘请专任教授以及购置图书仪器之用。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聘请胡适之担任北大文学院长兼中文系主任,月薪600圆;并设专任教授15人,研究讲座9人,月薪450圆(参看《顾颉刚日记》)。

学长分为四级,一级450银圆、二级400银圆、三级350银圆、四级300银圆;

  1931年国立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上任后,为招聘贤能,颁布规定:教授月薪300至500圆,而且每位教授可以拥有一栋新住宅;讲师月薪为200至300圆,教员月薪为100至200圆,助教月薪为80至140圆;学校行政职员月薪为30至100圆,工人(勤杂工)月薪9至25圆(引自《30年代清华大学手册》)。

当时北京大学有4个学长——中国第一个介绍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夏元瑮担任理科学长兼教授,王建祖担任北大法科学长,以上二人为三级学长,月薪皆为350银圆;陈独秀担任北大文科学长兼教授(1919年暑期休假)月薪300银圆;温宗禹担任北大工科学长,也为四级学长,月薪300银圆;

  30年代初在北平担任教授的,北京大学有胡适、刘半农、罗常培、周作人等;清华大学有朱自清、闻一多、陈寅恪、俞平伯、杨树达等;北京师范大学有钱玄同、黎锦熙等;燕京大学有郭绍虞、陆侃如等。著名学者常有兼职,收入更多,例如辅仁大学校长陈垣兼职所得月收入可达上千圆,甚至1500圆。副教授有黄节、顾颉刚等,讲师有王了一、浦江清、许维橘等。在这些大学毕业后担任助教的有吴晗、余冠英、谭其骧、吴组缃、林庚等,他们一般也可以兼课、兼职、写作以增加收入。

图书馆主任、庶务主任及校医分为五级,一级200银圆、二级180银圆、三级160银圆、四级140银圆、五级120银圆;

  当时清华任教的职称与别的大学不同,分为5级:教授、专任讲师、讲师、教员、助教。没有副教授这一级。教授和讲师一定要开课,教员和助教不开课。

李大钊最初为五级主任,月薪120银圆;后来评为法学院教授,月薪240银圆。

  国立清华大学提供给教授们的住宅是免费的。1933年春,清华西院住有闻一多、顾毓秀、周培源、雷海宗、吴有训、杨武之(杨振宁之父)等近50家。闻一多所住46号“匡斋”是中式建筑,共有14间房屋。1935年初,闻一多、俞平伯、吴有训、周培源、陈岱孙等教授又迁入清华新南院,这是30栋新盖的西式砖房,每人一栋。条件更好,有书房、卧室、餐厅、会客室、浴室、储藏室、电话、热水,一应俱全。

教师方面——正教授从一级到六级,月薪分别为400银圆、380银圆、360银圆、340银圆、320银圆、300银圆;教授分本科、预科二类,本科教授自280—180银圆,预科教授自240—140银圆,月薪级差皆为20银圆;助教授分为六级,月薪从110—50银圆;

  北京大学的校园生活

讲师为非常设教席,每课时报酬,视难易程度从2—5银圆不等。

  1917年1月蔡元培先生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大力改革制度和学风。第一实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开拓眼界,解放思想。第二是“官”与“学”分家,提倡“不做官”的戒律,从此北京大学打破了官僚政客和北洋军阀的社会基础。

例如鲁迅担任《中国小说史》的讲师,每课时报酬为3银圆。

  1918年在蔡元培校长主持下建成了著名的五层“红楼”,原拟作学生宿舍,后为课堂、图书馆;此外还盖了一些新房。

[陈案]1912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70元;

  北大学生由本、预两科350人扩大为1300多人,此外还有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许多旁听生如沈从文、丁玲、胡也频、柔石、金克木等。大学生活也突破了封建传统意识走向自由化、个性化,这为“科学、民主”的五四运动创造了极好的先决条件。

1919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60元;

  根据许多老前辈回忆:五四前后,北大学生所有的开支包括学杂费和买书看戏、吃喝玩乐在内,一年准备180银圆就很不错了;节约一点有120银圆也足够了。这就是说,北大学生每月全部费用为10至15银圆(合今人民币400—600元)。

附带提一句,如梁漱溟先生,当时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探讨印度哲学的论文;蔡元培看到后很欣赏,就聘请梁漱溟来北大担任印度哲学的讲师;月薪100圆。许多文章传言:梁漱溟当了北大教授,是误会了。多年来以讹传讹,是不对的,不符合事实。梁漱溟先生当时的水平,只能当讲师,还没有资格受聘为北大本科教授……

  北大学生的衣食住行由清末民初的奢侈浪费转向五四时期的简朴平易,甚至清贫苦读,简言之,由纨绔子弟型转向平民型。

我从北大档案资料中抄到北京大学1919年度职员薪俸册,跟上述《规程》对照,是吻合的。又,按照我从档案资料中反复查找、核实的具体数据,首次系统地整理出北京大学 1919—1920年间一些主要教职员的月薪表。此处由于篇幅关系略去。有兴趣的读者们可以参看拙作《文化人的经济生活》一书第7章民国初年北京大学薪俸考。

  据柳存仁先生回忆:20年代每个学期,北大的学生们交给注册组学费10银圆、体育费1银圆,本来规定还有讲义费一银圆,后闹风潮而取消。

教师资格的晋升

  据张孟休先生回忆:“北大学生的一般生活很简朴。沙滩、马神庙间,最流行的是四季可改装的蓝布大褂,短装则以军训制服最通行。因为生活简朴,清寒的学生才有自给维持的可能。在校成绩优良的学生,还有得学校助学金的希望。得全份助学金的人,一年得一百六 十银圆(合今人民币6400元),维持衣食等费用是毫无问题的。即使得不到此项补助,学校学费甚轻(每学期11银圆,合今人民币440元),住在学生宿舍里一文钱不费;最低限度的生活,每月只要有几圆钱的伙食费便可以了。”

1917年《国立大学职员任用及薪俸规程》对于年功晋级方面,作如下规定:校长、学长连续任职二年可晋一级,其余人员一年晋一级;行政人员以办事成绩及供职勤惰决定,教学人员以任课及科研成果、社会声望决定。校长、学长、正教授连续任职满五年,得公费公出考察一年,原薪照发。(引自《教育法令选》下册88—93页,1925年出版)

  据鲁迅的学生许钦文回忆:“同学们一般的都穿蓝布大褂;春夏、夏秋之间穿‘伸波罗夫’上衣,白帆布裤漂漂亮亮的只有少数的几个。这是一种朴素的作风。……沙滩有许多小饭店,十几个铜子——半角来钱可以叫一个菜吃,好点的(回锅肉、摊黄菜即炒鸡蛋)也不过一角钱左右。……我照例挑最便宜的老豆腐炒白菜,伙计也同样好看好待招呼我。走到尚子公寓等处访问人,在整整齐齐的房间里,总也受到客气的招待。这更是五四运动中的一种好风气。”

1917年周作人受聘于北京大学,起初担任北京大学国史编纂处编辑,月薪120银圆;后来担任文科教授,月薪起点240银圆,逐步晋升为260圆、280圆,这都是有据可查的。

  据徐纡先生回忆:“一学期吃三十多块钱的已经是中产学生,吃廿四块、廿块的还有。”就是说,北大学生每月伙食费大约4至6银圆(合今人民币160—240元)。

1922年以后,北京大学开设北大国学研究所,聘请一些大学者为研究教授。这研究教授就相当于正教授。从此,北大在学术上站住了脚跟。

  北大学生自由惯了,大多不在学生食堂包伙(每月6银圆),而经常在学校附近的小饭馆吃饭。有一次柳存仁邀好友共餐,要了40个猪肉饺子、两碗小米粥加一盘白糖,共计两毛二分钱。他说:“像回锅肉、冬瓜烧肉、青椒肉丝这样的菜,加上花卷米饭,每餐不到两角钱。最好的一家饭馆叫海泉居,位置也好,在东斋宿舍和图书馆之间,拿手好菜如炒腰花,四毛钱一份,那就算最贵的了。”

1924年,清华学校步北大的后尘,也开设清华国学研究院(或称清华研究院国学门),聘请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四位担任研究教授,月薪400银圆。这研究教授也相当于正教授。

  据朱海涛先生回忆:“沙滩一带像公寓一样,林立着无数的小饭馆,卖面食、卖米饭的全有。走进任何一家去,化半个钟头工夫、费几分钱到两毛钱,就可以吃饱。两毛以上一顿是极贵族的吃法,大概是在沙滩第一流的馆子福和居之类,吃到两菜一汤(而菜还是时鲜)才会如此。普通客饭一荤菜一汤,花卷米饭管够,卖一毛五至一毛八(合今人民币6—7元)。如果吃面食,更便宜。水饺四分钱十个,一毛二足够。馅儿饼十个八分钱,又多油,又多肉;如果吃面食更便宜,三碗面六分钱(合今人民币2元4角)。……如果你想来一次豪举,邀上两个同学到市场上去吃东来顺,要上一桌子菜,大盘小盘甜的咸的都有,一次也不过八毛几(合今人民币30元)。”

1927年颁布的大学教员薪俸标准及其实施

  课堂上发的讲义,有时拿到宿舍附近的南纸店去装订,大约200页用丝线钉好,书脊包着青绫,藏青色封面,不过7分钱(合今人民币3元)。

1927年6月大学院在蔡元培主持下成立。为了保障大学教育质量,颁布的第一项法规就是《大学教员资格条例》,正式规定大学教员分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四等,每等又分3级,并同时规定教员薪俸。据我查到的政府历史档案资料,将当时颁的公文挡录如下:

大学教员资格条例

1927年6月15日,教育行政委员会公布了《大学教员资格条例》兹从其中摘录有关大学教员的薪俸待遇规定条文如下——

第一条 大学教员名称分一、二、三、四、共四等:一等曰教授,二等曰副教授,三等曰讲师,四等曰助教。

以上四种名称惟大学之教员得用之。……

第二十条 大学教员以专任为原则,如有特别情形不能专任时,其薪俸得以钟点计算。

(以上《大学教员资格条例》原载《大学院公报》第一年第一期)

大学教员薪俸表

1927年9月12日教育行政委员会修正公布

类 别

月 俸 数

教 授

400至600圆

副教授

260至400圆

讲 师

160至260圆

助 教

100至160圆

附注

1)大学教员分为四等:一等曰教授,二等曰副教授,三等曰讲师,四等曰助教。

2)大学教员之薪俸如上表。

3)以上各教员之薪俸,得因各大学之经济情形,而酌量增减之,外国教员同。

4)曾经政府认可或授与大学教员资格,而不在大学服务者,不支薪俸。

(引自《教育法令汇编》第1辑,教育部编,商务印书馆1936年10月3版)

[陈案] 1927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55元;

1935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40—50元。

这个大学教员薪俸表的框架范围,同1917年北京政府颁布的《国立大学职员任用及薪俸规程》相比,大学教授一级月薪从400银圆增加到600银圆(约合今人民币3万多元),而助教的最低月薪从50银圆增加到100银圆(约合今人民币5千多元)。薪俸标准显著提高的原因有二:第一个因素是物价上涨,1917-1927年之间银圆的购买力下降了;第二个因素是大学教员水平的普遍提高,本国各大学和研究院培养出许多专家;从国外又学成归国一大批本科出身获得博士、硕士学位的专业人材;他们一起成为高等学府教学与研究的生力军。

至于原分为六级的正教授经过10年后改称为教授级;原称为本科教授的改称为副教授,原称为预科教授的一般改称为讲师,这是称呼上的调整,实际上也反映了高校对教授讲师在资历和学术标准方面显著提高了要求。

教育部的这个规定仅在南京中央大学、广州中山大学等直属大学区实行,而其他高等学府如国立清华、北京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则只是参照制定各自的薪俸标准。

但有几个基本原则是共同的:

按学年聘任制;

每年提薪;

教授月薪范围在4百至6百银圆,讲师月薪在160银圆以上;

定期考核升级,一般说来担任助教三年后可以升任讲师,讲师三年以后经考核可以升任副教授,副教授三年以后经考核可以升任教授。不予延聘或考核不能通过的除外。

根据这个规定,1931年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聘请胡适之担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长兼中文系主任,月薪国币600银圆;并设专任教授15人,研究讲座9人,月薪450银圆(合今人民币2万2千5百元);以上数字根据《顾颉刚日记》整理得出。

顾颉刚的实例

1929年9月,顾颉刚36岁时在燕京大学就职;起初月薪290圆,第二年晋升为320圆,相当于今人民币1万6千元。他从助教晋升为教授,为时9年。这是标准的情况;当时有一定学位的文化人,担任助教三年后可以升任讲师,讲师三年以后经考核可以升任副教授,副教授三年以后经考核可以升任教授。也就是说,在人生的中途就可以受聘为教授。

顾颉刚不善于讲课而善于研究、著述,所以他婉言谢绝了北京大学让他担任教授月薪450圆的聘请。1935年42岁时担任北平研究院历史学组主任、研究员,月薪400圆;仍兼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领取半薪160圆。月收入共560圆,约合今人民币人民币2万8千元。

顾颉刚是我国30年代大学教授的典型。

有了这样一批真才实学的少壮派教授们,我国的现代化大学教育在1928年以后的20年间,逐步完成与国际接轨;当时我国大学毕业生的水平之高,不下于欧美日本;甚至在某些方面可以超过他们,达到世界第一流。

(摘自陈明远最新修订本)

[陈案]1912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70元;

1919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60元;

1927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55元;

1935年的1银圆约合今人民币40—50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体育网发布于中华文明,转载请注明出处:陈独秀的教授职称是哪一级,20世纪30年代的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