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叁个家世寒门的魁首之死,辽朝科举

2019-10-05 11:01 来源:未知

1367年4月,吴王朱元璋发布北伐文告,提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纲领,并命中书右丞相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平章常遇春为副将军,率军25万北进中原。很快,一年后徐达就占领了元大都,同年,朱元璋称帝,建号“洪武”,明朝正式建立。

明朝洪武三十年二月,经历蓝玉案的明王朝迎来了其三年一度的科举会试,在这个蓝玉案株连甚众,无数官员落马的非常时期,此次科举的结果,也将对朝局产生微妙的影响。正因其重要性,在主考官的选择上,朱元璋经反复斟酌,终圈定了78岁高龄的翰林学士刘三吾为主考。 刘三吾在当时可谓大儒,此人是元朝旧臣,元末时就曾担任过广西提学,明朝建立后更是多有建树。明王朝的科举制度条例就是由他制订,明初的刑法《大诰》也是由他作序,此外他还主编过《寰宇通志》,这是今天中国人了解当时中国周边国家的百科全书。他与汪睿、朱善三人并称为三老,《明史》上更说他为人慷慨,胸中无城府,自号坦坦翁,可谓是人品才学俱佳的士林领袖。选择他为主考,既是朱元璋对他本人的认可,也是朱元璋对这次科举的期望。 洪武三十年丁丑科,二月会试,以翰林学士刘三吾﹑王府纪善白信蹈为考试官,取录宋琮等五十一名,经三月廷试后,以陈安阝为第一名﹑尹昌隆为第二名,刘仕谔为第三名,是为春榜。因所录五十一名全系南方人,故又称南榜。 这个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南方经济﹑文化比北方发达的实际情况,但是北方人一名未取,则为历科所不见。会试落第的北方举人因此联名上疏,告考官刘三吾﹑白信蹈偏私南方人。 朱元璋为此命侍读张信﹑侍讲戴彝﹑右赞善王俊华﹑司直郎张谦﹑司经局校书严叔载﹑正字董贯﹑王府长史黄章﹑纪善周衡和萧揖,以及已经廷试取录的陈安阝﹑尹昌隆﹑刘仕谔等,于落第试卷中每人再各阅十卷,增录北方人入仕。 但经复阅后上呈的试卷,文理不佳,并有犯禁忌之语。有人上告说刘三吾﹑白信蹈暗嘱张信等人故意以陋卷进呈。朱元璋大怒,五月,追定考官刘三吾为蓝玉党,以老戍边;白信蹈﹑张信等被凌迟处死;陈安阝﹑刘仕谔﹑宋琮等人也遭遣戍,仅戴彝﹑尹昌隆免罪。六月,朱元璋亲自策问,取录任伯安等六十一名,六月廷试,以黄观为第一名﹑韩克忠为第二名﹑王恕为第三名,是为夏榜。因所录六十一人全系北方人,故又称北榜。 南北榜案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全国统一形势发展中南北政治平衡的要求,也体现了朱元璋打击和限制江南地主的一贯政策,此事件开明朝分南北取士之先例,至洪熙以后遂成定制。在一定程度上普及文化教育,提高落后地区考生的学习积极性,平衡政治关系,乃至维护国家统一,在少数民族地区推广科举制度。但是,朝廷政事多被精于理学的南儒把持,而理事者了了无已,明朝政事逐渐趋向腐败和混乱。 自南北榜划分之后,明朝官场上的官员关系,除了师生关系外,老乡关系也呈越演越烈之势,同期中榜的考生,地域之间的亲疏尤其明显。甚至同榜而出的考生间拉帮结派,也渐成常态。明朝万历时期大臣邱瞬就曾总结道:而今朋党有三途,同榜而出为其一,座主门生为其二,同年而出为其三。乡党关系,反而凌驾于师生关系之上。万历末期至天启初期令后人诟病的党争,朝中分为齐党、楚党、浙党相互攻击,分榜制度,确是为其温床之一。

明洪武三十年二月,三年一度的会试开启,以刘三吾、白信蹈主持。八十四岁高龄的翰林学士刘三吾被朱元璋选为主考官,此人是当世大儒、士林领袖。元末时他担任过广西提学,相当于教育厅厅长。明朝建立后,科举制度条例由他修订,主编的《寰宇通志》,向时人普及当时中国的周边国家。

徐达北伐

刘三吾的才学品德都是一流,《明史》称其“为人慷慨,胸中无城府,自号坦坦翁”。本次会试,录取五十一名,经三月殿试后,以陈安阝为头名状元,尹昌隆为第二名,刘仕谔为第三名,是为春榜。

明朝建立之后便着手恢复被中断一百年之久的“汉家正朔”,其一就是恢复科举,1371令各省连续举行会试三年。但是朱元璋发现这些录取的人才大多只会夸夸其谈,没有实际工作的能力,于是在1373年,朱元璋下诏书废除科举改为举荐制从此科举制被停止了十年,直到1382年才下诏书恢复科举。

图片 1

之前的几届科举都没有问题,但是在洪武三十年丁丑科,二月会试,却惹出了一个大麻烦。当时以翰林学士刘三吾﹑王府纪善白信蹈为主考官,经三月廷试后,录取以陈安阝为状元﹑尹昌隆为榜眼,刘仕谔为探花的51人。因为他们都是南方人,故称为南榜。

本次录取的五十一名举人全部是南方人,北方人一名未取,这种情况是明朝历届科举以来头一次,被称为南榜。会试落第的北方举人对此大为不满,联名上疏,鸣冤告状,告两位南方籍的考官刘三吾、白信蹈徇私舞弊,偏袒南方人。

北方士子一人未取,为历科所不见,这下他们不干了。揭榜之后仅仅6天,会试落第的北方举人联名上疏,更是跑到明朝礼部鸣冤告状,告考官刘三吾﹑白信蹈偏私南方人。而在南京街头上,更有数十名考生沿路喊冤,甚至拦住官员轿子上访告状。

一时朝野震撼,多名监察御史上书要求朱元璋彻查此案。朱元璋亦是大怒,三月初十,下诏命侍读学士、前科状元张信等十二人对此调查,于落第试卷中每人再各阅十卷。状元陈安阝、榜眼尹昌隆、探花刘仕谔也为调查组成员。

在三月初十,朱元璋下诏,命侍读张信﹑侍讲戴彝﹑右赞善王俊华﹑司直郎张谦﹑司经局校书严叔载﹑正字董贯﹑王府长史黄章﹑纪善周衡和萧揖,以及已经廷试取录的陈安阝﹑尹昌隆﹑刘仕谔等,于落第试卷中每人再各阅十卷,增录北方人入仕。然而他们经过数日的复核,最后得出结论:经复阅后上呈的试卷,文理不菲,并有犯禁忌之语。以考生水平判断,所录取51人皆是凭才学录取,无任何问题。

调查组火速进行复查,四月末得出结论,让朱元璋再度大惊,经复阅后上呈的试卷,文理不通,并有犯禁之语。以试卷水平判断,所录取五十一人皆是凭才学录取,无任何问题。有人主张更换几名,录取北方举人,以迎合朱元璋旨意;张信认为刘三吾所取无私,应该秉公维持原取。

结论出来,再次引起各界哗然。落榜的北方学子们无法接受调查结果,朝中许多北方籍的官员们更纷纷抨击,要求再次选派得力官员,对考卷进行重新复核,并严查所有涉案官员。有人上告说刘三吾﹑白信蹈暗嘱张信等人以陋卷进呈。朱元璋大怒,五月突然下诏,指斥本次科举的主考刘三吾和副主考纪善、白信3人为“蓝玉余党”,尤其是抓住了刘三吾10多年前曾上书为胡惟庸鸣冤的旧账,认定刘三吾为“反贼”,结果涉案诸官员皆到严惩,刘三吾被发配西北。曾质疑刘三吾的张信更惨,因他被告发说曾得到刘三吾授意,落了个凌迟处死的下场。其余诸人也被发配流放,只有戴彝、尹昌隆二人免罪。此二人得免的原因,是他们在复核试卷后,开列出的中榜名单上有北方士子。

六月,朱元璋亲自策问,取录任伯安等61名,六月廷试,以黄观为第一名﹑韩克忠为第二名﹑王恕为第三名,是为夏榜。因所录的61人全是北方人,故又称北榜。

南北榜案的发生一方面是因为当时南方经济强大、人口众多、文化繁荣,而北方经过了几十年的战乱还未恢复。另一方面则是发生于洪武朝长达十三年之久的文字狱刚刚结束之后不久,朱元璋之所以要采取极端措施,一方面是打击廷臣的反对势力体,另一方面是全国统一形势发展中南北政治平衡的要求,打击和限制江南地主。对于朱元璋来说用几十个人的脑袋换取北方人心,换取政局稳定,换取天下太平,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纵观明朝时的“南北榜案”,真的要依据科举成绩来录取的话,南榜的51人都是毫无问题的。但是,科举作为中国古代王朝最为重要的选拔官员的制度。在法理上,至少是在形式上必须公平,必须让所有人都有希望做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体育网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汉朝叁个家世寒门的魁首之死,辽朝科举